要闻     
李保春的最后四小时
  • 作者: 包丽芬   
  • 来源: 鄱阳县扶贫和移民办   
  • 访问次数: 1295  
  • 发布时间: 2018-05-24   
  • 文章分享:

     “怎么突然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在乡政府还看到他了!”

    “我早上还和他在一起讨论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时我就劝他要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 5月18日12点,室外温度高达36度。珠湖乡丰塘村文书李保春的去世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,一下子在这个2000余人的村庄传开了,整个丰塘笼罩在悲伤中。

     “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样没了,不能啊”……李保春的死讯让这个宁静的村庄炸开了锅。周围的亲友同事纷纷放下手中的碗筷赶来乡卫生院见他最后一面,他所帮扶的对象吕双娇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但这些络绎不绝的探望挽救不了李保春,经珠湖乡卫生院刘义栋医生诊断为心源性猝死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过劳死。他的生命被永远定格在5月18日中午12点10分。

    李保春,出生在1957年,他是丰塘村的文书,也是乡里的人大代表,是一名老党员,也是三个子女的父亲,是一位83岁老母亲的儿子,也是一个有着间歇性精神病女子的丈夫,更是村里扶贫事业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新农合、新农保、大病救助、山林管理,他是最基层的工作者,走访、调查、登记、归档,他是扶贫最一线的村干部。

    对于61岁的李保春来说,没什么比得上工作重要。在他去世的当天,走访贫困户,为光伏扶贫项目选址,一刻也没有停歇,数天的连轴运转,即使不舒服,他也就是在家吃点消炎药片,打打点滴,稍后又投入到了工作中。

    七点多,李保春和他过往的26年别无二致,起床洗漱早饭,然后骑着摩托车穿梭乡间,开始了他村文书的一天。

    八点多李保春来到乡政府。由于帮助贫困户落实政策,李保春接到乡里电话便立刻来到乡政府完善有关手续。

    从乡政府离开是十点三十分,他又和村主任李艳忠、乡农经站站长李水佶、工会主席芦付水为本村的光伏扶贫项目的选址而奔波。考虑到学校学生多,万一砸到学生就会有安全隐患,李保春立马否定了在学校附近选址的想法。

     “然后他就独自一人去了山上,就是我们村里的小平地,他说很适合做光伏的选址地,就去了,我们分手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”根据李国组的回忆,当天李保春离开学校一个人上山并初步确定光伏项目的选址。

    事情做完的李保春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回到家里吃饭,“十一点半,他回到家吃了两片消炎药片,说有点头晕,我们就赶忙扶着他,然后他整个人就突然倒了下来,在送到卫生院去的路上,人就不行了”李保春的大姐李大春流着泪叙述着当天中午的情形,“那天送过来时,已经没有了呼吸,但我们还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综合性抢救,很遗憾没有抢救过来。”对于那天的抢救,刘义栋医生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如同过去的无数个上午一样,四个小时的忙忙碌碌,如人生般兜兜转转,却是李保春人生最后的240分钟。

    也许很多人并不清楚村文书的身份,文书并不是公务员,也不是事业编,只是村里的一名“临时工”,这个“临时工”李保春一做就是26年,从92年的毛林村到2005年来到丰塘村委会,这位老文书的工作态度和业务能力得到所有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 “我和他共事13年,他是相当负责的一个人,一件事情不完成绝不会停歇。”该村的副支部书记李国组说起李保春惋惜中带敬意。

    也许你更不清楚文书是一份怎么样的工作,文书就是村里的“台柱子”,写材料、代办杂事都需要文书,做的事情很杂而且累。新农合、新农保、大病救助,哪样都离不开李保春。老人家行动不便,他就自己去他家,帮他办理手续,替他去报账,耐心讲解政策,能多给老人家报点就多报点。宁愿自己苦点跑点腿,也不会让这些老人家吃亏。

    文书的工资很低,2015年前每年工资2840元,这几年多了些,每个月有960元。但对于一个有着间歇性精神病妻子和三个子女的家庭,这点工资根本不够家庭的开支。李保春以前在村里是个有名的石匠,水电工,但2016年以后就没再做了,扶贫工作忙,也抽不开身做。

    村里也有人劝他和妻子离婚,他舍不得,总说妻子得了病我更要好好照顾她。自己又当爹又当妈,抚养三个子女长大成人,还要照顾生病的妻子,妻子发病,李保春洗衣做饭,打理家务井井有条。如今,两个女儿已经出嫁,儿子李文皓从上饶师院毕业后,定向到丰塘小学教书,日子开始有了盼头了。

     “好多天晚上十二点下楼喝水,都看到爸爸房间的灯还是亮着,边咳嗽边工作,每次说叫他去看看身体,却总是推脱……”在儿子李文皓心中爸爸一直都是“工作狂”。

    李保春的乐于助人在村里是出了名的,同村的吕双娇的丈夫16年前去非洲打工,感染了疟疾,晚上突然发病,是李保春连夜送他去省人民医院看病,由于吕双娇不肯向医生透露他丈夫的病情,她丈夫不到两天就死了,留下了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,后事都没钱料理,李保春不仅帮忙出钱料理后事,还经常帮助吕双娇做些日常的杂活。本就不富裕的他,因为好心肠经常去做些“亏本”的事情,一直是村里的“憨人”。

    “李保春爱帮人,容易和人打成一片,都喜欢和他打交道,他的朋友遍及全乡,别人有事,便马上放下碗筷就去帮忙办的这种人”。在交往35年好朋友胡国英心里,这个老好人不应该这样离去,“很舍不得,希望他一路走好”。

    在李保春家采访的时候,不断有乡亲们拿上纸钱祭拜他。他的妻子躺在床上,双眼通红流着泪,这一刻她无比清醒知道丈夫走了,一直和我们说着他真的不容易。两个女儿穿着白色孝衣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悲伤,强忍着泪水的儿子,嚎啕大哭的老母,门口那条老狗也守在他身边……

    夕阳西下,霞光照着这个正在走向脱贫的村庄,显得异常美丽,隔壁邻居家的梨树已经长出了果实,但李保春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责任编辑:甘俊茜